Menu
Woocommerce Menu

您以为村里卫生室有必要保留或匡助吗,林州老农村医师深山义务治疗22年

0 Comment


图片 1

问:你觉得村里卫生室有必要保留或补助吗?

宋成元收拾行囊,准备再次外出义诊。记者 王天定 摄

图片 2

人物名片

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保留

宋成元是林州市五龙镇岭后村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今年68岁。自1992年开始,他20多年如一日,背着药箱,翻山越岭,跑遍林州的山山水水,走到林州的每一个偏远村庄,坚持为深山区群众义诊。每次义诊回来,他都要捡一块当地的石头带回,用毛笔写上时间和村庄,摆放到家里的窗台上,作为义诊的见证和继续坚持义诊的精神动力。至今,他家的窗台上已经摆放了2600多块“义诊石头”。

一,过去的赤脚医生大部分是靠关系钦点的,最起码的医学知识及技能都不具备,根本不可能治病救人。

人物感言

二,现在许多从医学院校毕业的优秀人才都选择回乡从事医疗工作,且医术好口碑也好。

我是乡村医生,就是要服务深山区,为深山区群众治病解难,为林州偏远山区的父老乡亲义诊。

三,农村实行新农合后,大部分人只要稍微有点不舒服的感觉都选择去卫生院或者省市级医院体检治疗。

——宋成元

四,一些大型的私立医院以优质的医疗服务下乡宣传招缆病人。

10月31日,从林州市市区向南驱车50多公里,记者来到了五龙镇岭后村。稍一打听,就找到了村里唯一的诊所——宋医生诊所。

五,现在交通方备,一遇大病急病,一般三十分钟左右就可将病人送到大型医院治疗。

一个头发斑白、脸颊瘦削的老人正在给别人诊断病情,他,就是乡村医生宋成元。

你觉得村里卫生室有必要保留和补助吗?

一块石头一个故事

可以肯定地说,村卫生室完全有必要保留!

走进宋成元家的院子,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所有的窗台上都摆满了形状不一的石块,总共有2600多块,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这就是他的“义诊石头”。

我用事实说话,昨天是星期天,我休假去看望因为今年春节期间上班,而没有去拜年的年迈的姑妈,老人家今年已是七十五高龄,原来和姑父老俩口生活,姑父三年前因病去世后,做为娘家的侄儿,我再三相劝,姑妈你现在已单身一人,且腰弯背驼、血糖、血压高,应该和儿子生活在一起,这样,下辈虽然早晚打工上班后回来好有个照顾。

1987年,宋成元开诊所后,附近山区的群众看病方便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经常有远一点的病人说“翻山越岭,来一趟真不容易”。他想,自己何不改“坐医”为“行医”,为偏远山区的群众义诊呢。

姑妈对我的建议却不同意,用她老人家的话说,我居住交通便利条件好,除了阴雨天,几乎每天人来人往人流多,并且都是多年熟悉的老邻居,那怕是一些年轻人路过,有两、三人在一起闲聊,他们有时也停下来坐一会儿,搬到儿子家住,且不说生活不习惯,人流量少,没有人谈心,看电视年老眼花,那多寂寞和冷静啊,我虽说年老,生活也有自理能力,生活在老宅的热闹地方,对我身体健康也有好处啊,话已说明白了,做为下辈也理解并同意了她单独一人居住生活在老宅。

想到就马上行动。1992年11月,宋成元开始走出诊所,到山区巡回义诊。他首先用半个月的时间,为本乡3个中学的2300多名师生作了耳鼻喉、扁桃体检查,并免费治疗。

再接上面我看望姑妈的话题,我理解年老烧锅做饭的不便,在家吃过午饭十二点到姑妈那里,门锁着,向隔壁的邻居打听她的去向,最终在菜园里发现了姑妈,问起她为什么中午不休息,姑妈回答,前几天手指关节肿疼,走不动路去村卫生室,一个电话,村卫生室的医生就来诊治,前后来了三、四天打针、给药治疗,药费花了一百元开外,现在基本已好了,而这两天天气好,菜地里有草,乘中午好天气锄草,等一会儿说不定有人来玩呢。

宋成元说:“去义诊时,我专门带了方便面和烧水的水壶。义诊时,我坚持自己制定的‘四不原则’:不吃对方的饭,不喝对方的水,不吸对方的烟,不给师生增加一分钱负担。否则就失去了义诊的意义。”

通过这个事情,就可以看出,村卫生室由于贴近农村接地气,方便村民,特别是对年老的病人,还能出诊治疗,并且费用低,显然,村卫生室完全有保留的必要!

有时白天检查一天,累得胳膊酸疼,晚上还要加班到10点多,根本顾不上吃方便面。老师、学生问时,宋成元总说“吃过饭了”。每天晚上检查结束,宋成元在漆黑的山路上骑自行车回家。曾有两次跌倒在路边沟中,手被碰破,鲜血直流。回到家,妻子一边为他包扎,一边心疼地责怪他:“好好的,不坐在诊所看病,你真是自找苦吃呀!”但第二天,他又骑车赶到了学校。

至于村卫生室医护人员医疗水平和工资低,我想,惟有国家重视和加强向农村合作医疗倾斜,培养乡村医生,提高他们的工作、工资待遇和补助,以此吸引他们扎根农村,为农民朋友有一个最基本的的身体健康服务。

这次义诊结束,宋成元自己也感觉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得找个东西留个纪念。于是,他就在学校附近找了块石头,回来写上时间和地点,放在家里的窗台上。这是他义诊的开始,也是窗台上摆放的第一块石头。

对这问题,我觉得我最有发言权,我70年第一代赤脚医生,那时风华正茂,精力充沛,高中毕业为老三届。大学二年不招生,回乡当了小木匠,家传。

从此,义诊成为他的头等大事。他每个月都要考虑哪里最需要医生,到哪义诊更能给群众解除病痛,又偏又远的深山区成为他最为关注的地方。他把这些深山区村庄挑出来,一个村一个村去义诊。

7O年4月村书记,告诉我大队同意你去镇卫生院学习,回来成立合作医疗室。学到秋天就告知边学习边筹办,年底正式成立了,开始给社员看病,那时社员觉悟你叫他去县院看看病她都去。

1997年5月,宋成元到石板岩乡一个小学义诊,途中看到有个大伙房在做饭。当时正巧中午12点多了,肚子也饿了,就打算买伙房一碗开水泡方便面吃。哪想到这是个工地伙房,干活的60多个工人听说宋成元是义诊的医生,就提出希望也检查检查。宋成元就给他们检查了一遍,对发现耳朵耵聍、鼻塞不通的,当场作了处理。工人们有的端水、有的端饭来感谢宋成元。这种情况下工人们一定不会收钱,宋成元全部谢绝,忍住饥饿和口渴,顶着烈日,继续赶往一所建在海拔1000多米的小学。

全村2o0户,7oO多人,那时社员真拥护,也相信你,自已也努力掌握业业务。

记者采访中,宋成元又找出一块石头,上面写着“2005年11月12日,重兴店”。他说:“这次义诊,差点冻死深山。”

负责灭蚊蝇,传染病甲乙种6一24小时上报。一年有家姐妹三人互相传染甲肝,打针,家庭消毒.,将近一月全癒。

那天上午,宋成元在一个学校义诊完后,坐公交车要赶到相距140公里的重兴店乡,哪想走到深山车坏了,修了2个小时才修好。走到一个三岔路口,车没有往重兴店方向去,而是往另一个方向拐了,宋成元只好下车。当时已是晚上7点多,还下着雪,黑灯瞎火,寒风刺骨,前不着村后不邻店。那里离重兴店还有20多公里,怎么办呀?宋成元冻得浑身发抖,他感叹“今晚要葬身大雪中啦”。天佑好人,正好有一个人骑摩托车路过,宋成元千说万求,那个人将宋成元带到重兴店。义诊完回到家中,宋成元也不敢对家人提这事,怕家人阻止自己再去义诊。

8o年代开放,给私人办,迫于生存。随开放潮流湧于农民工的队伍,烟台威海流浪!

宋成元义诊,不仅检查出了很多小毛病,也治好了群众的很多“大病”。

9o年代后,村里新书记又找到,完善村里服务系统,又重操旧业,遇到,街办服务站,2o16年办离岗,下岗了,自已也成老人了。

任村镇石柱村在一个山顶上,山高路险。村里有个80多岁的老人,耳朵聋了30多年了。宋成元去义诊,发现老人患的就是普通的耵聍栓塞,当即用工具把老人耳朵里掏干净,老人当场就能听到说话声了。他拉住宋成元的手感激不尽,说:“你一来我就不聋啦,你真是神医呀。”

现在村里老人成群,有毛病到中心卫生室看7一8里路,但自己无能为力。下岗后就不能随便行医,其于此项,自能望洋兴叹!

有个姓刘的妇女18岁时右耳聋了,嫁人时也不敢说一只耳朵聋。到50岁时,左耳也聋了,以为年龄大了,也没去医院看。宋成元去义诊,发现这妇女得的也是耵聍栓塞。耳朵里的脏东西掏净了,这个妇女两个耳朵都不聋了。

几十年,79年参加山东省中医选拔,业务分差五分。90年代接连考5次,分数都在前IO名,看到农村的医疗现状,我还愿意为她他们服务一程,毕竟共产党培养赤脚医生,根扎在农村,为村民服务是本分!

宋成元说:“我哪是神医呀,其实这些不是大病,都是简单的耳病。就是因为深山区生活条件差,群众看病就医又难,结果这些小病给他们带来了终身的痛苦。”

应该保留,我就是村医,说实话,觉没有好觉,好饭没有好滋味,早晨7点左右上班,因为生病的学生要去看病,高血压,糖尿病患者要去卫生所随访,测血糖,好一阵忙活,9时左右一般疾病患者,不能来卫生所的患者要出诊治疗,中午饭要一个小时吃完,下班了,患者趁吃饭时间再看病拿药,吃完饭,患者还是稀稀疏疏的来,想午休10分钟左右有时都捞不着,晚上饭要到8点,还是要断断续续吃接近一小时,这样反反复复工作,到春节了,大年三十,年初一还是忙,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去睡个懒觉,出去旅游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儿子一开始说要学临床医学,后来又改变了,太累等考试成绩出来了绝对不学医。

立志当个乡村好医生

乡村诊所,其实是我们农民看病的中坚力量,虽然看上去它没有医院那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作为农民,可能世代都是在乡村诊所看病的,虽然乡村医生并没有大医院医生那么高学历,但同样经验丰富,并且服务态度优于正规医院医生。

宋成元走上行医这条路,和他从小的经历有关。

随着有些符合条件的乡村诊所也纳入医保后,对于农民看病也更是方便了,它实际上弥补了医院许多不足,比如灵活性和快捷性,尤其是在我们山区,家里有个老人生病,想要去趟大医院可谓是难上加难,除非是大病,小病一般都是直接去乡村诊所,随看随治。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乡村医生都是可以提供上门服务的,他们的敬业态度并不亚于医院的医生。

童年的记忆给宋成元留下永远的伤痛。他的弟弟5岁时,有一天下午还与宋成元一起活蹦乱跳地玩耍,晚上就患急病不治身亡。宋成元说:“后来听父母讲,我的姐姐出生几个月就得病夭折了。那时,方圆上百公里就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医生,老百姓平时有了病就拖,得了急病根本来不及医治。”

我认为,乡村诊所是应该保留的,而且应该得到国家的大力支持,看病难不仅仅体现在医疗价格上,更体现在空间距离上,人生病了得不到及时救治,小病也会转化成大病。近几年来,医疗体系不断改革,确实许多东西都给革没了,有些乡村医生干脆干起了副业,因为他们也要生存。相关部门在进行相关调整的时候,建议也更多考虑一下乡村诊所和医生的利益,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有利条件,我认为,医疗机构决不能像垄断企业,它的存在目的很单纯,就是救人治病,如果乡村诊所在医疗设备和条件上能够得到有力支持,我相信,将会有更多的农村人得到帮助。

1958年,宋成元的父亲突然肚子疼,村里一个会配小偏方的老人说得了“寒凉气滞”,让找个老公鸡用布包好放在肚子上暖暖。父亲越暖越疼,这个老人又叫用盐水炒麦麸装在布袋中,放在肚子上暖。父亲的肚皮烧伤了,肚疼也没减轻。抬到医院一检查,原来是急性阑尾炎,已经化脓了。宋成元说:“从那时起,我下决心学医,当个乡村医生,为深山区的老百姓治病。”

我是一名离岗的村医,从事村医工作47年,从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由于年老多病我志愿申请退出了村医队伍。在我退出后很长时间直到现在都还有人找看病。有的都说您不看病了我们真的很不方便,也不习惯,我们现在有病了只能到其他村或者到医院去看病了相当不方便。所以我认为村医和村卫生站还是应当巩固,因为村医确是为农村中的留守儿童,老弱病残者和一些慢性病人家人在外打工,住医院又沒人去照顾的这些人离不了的家迋医生。

没有师傅,自学;没有书,到处借。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宋成元逐步掌握了一定的中医理论基础和一些临床经验。在城市,他这点“三脚猫”医术没人看得上,但在当时的山区,很快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我曾经从事了五年的医疗it行业,包括:医院管理系统,医院信息化项目,新农合系统,医保系统等等。

一次,村里一户人家几个月大的小孩高烧昏迷不醒。家人以为不行了,就要按当地的规矩,要把孩子扔到山沟中。得知宋成元会治病,孩子的家人就请他去看看。宋成元去后用听诊器一听,还有心跳,一测体温40多度,立即给孩子降温,又喂些开水。孩子体温降了,嘴也会动了,又吃点药,病很快好了。一家人千恩万谢,年轻的宋成元第一次感受到当医生的快乐和自豪。

接触过900多位村医,162家乡镇卫生院,8家县级医院,两家市级医院,二十几家民营医院,所以对此有一些了解!

宋成元明白,空有好心没用,靠这点医术也无法帮山区群众治病,必须真正掌握治病救人的本领。此后,他到卫校学习,订购很多医学杂志,逐步掌握了丰富的医疗知识,积累了深厚的临床经验,并在耳鼻喉科上形成自己的特长,还在学术杂志上发表了很多论文。

村卫生室必须保留,去过农村的都应该知道,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农村,真来个急性病,要到卫生院是很费劲的,农村路不好不说,有些村能离卫生院十几公里。还有比如感冒之类的需要连续输液三天,让农民天天来回的跑,这不现实!近几年不清楚,前面几年村医忙不过来,因为国家在做全民医疗健康档案,国家出发点是好的,可是这种按指标完成就出了问题。而做这些事情的最进本单位就是村医,如果要从卫生院抽调人手来做,压根做不了,或者卫生院就不用看病了,卫生院也是很缺人手的!

1987年,宋成元获得了安阳市乡村开业医生合格证书。他在村里正式开了自己的诊所,为周围群众看病治病。

村医的工资,真不高,一月600块钱,主要收入是可以收入诊疗费的40%,大点的村子,自身医术高超的村子还是很吃香的,我见过两个,一个距离镇卫生院5公里左右,但是人家的门诊额超过卫生院,两层楼的卫生室自费盖的,自费买的b超,请了两小护士!另外一个据说年收入60w!仅仅就这两,其他最低的一月两千左右,正常是四五千!补助绝对是需要的,特别是有些卫生室条件上。

从1992年开始,宋成元开始背着药箱,翻山越岭,外出义诊。

卫生站是必须保留和补助的。卫生站在乡村发挥了重要作用,一般的常见疾病能给予治疗,让村民不用走出家门在家门口中就能得到诊治,药费较便宜。特别是一些不能或者不放便出门的病人(如中风后遗症病人、残疾病人等不能走动)给予了很大的帮助,上门出诊。乡村医生刻苦耐劳,基本上都是24小时上班,兼住在卫生站里,在急诊放面,能做好简单处理和转接工作。

把病人当亲人

随着老的乡医退休和辞退,年轻的医生不愿到农村当乡医,每年消失很多卫生站,大量卫生站没人继承。国家现在是逐步加大补助留住老的乡医,吸引新的医生来从事乡医。

宋成元的名声传遍十里八乡,来请他看病的人越来越多。

我觉得还是有保留的必要。

有一年正月初二,宋成元得重病卧床。正在输液时,附近一个村民跑到家中,焦急地说妻子难产,危在旦夕。宋成元拔掉输液针头,说:“我得去!”家人看阻拦不住,就用被子把宋成元包得严严实实的,用推车推到病人家中。产妇、孩子都转危为安,宋成元却昏倒在地。

我们老家的村诊所,我不管什么时候去,都会看到很多人在看病。在里面接受治疗的基本是以老人和儿童居多,因为我们那个诊所儿科中医非常厉害。我平常孩子发烧有时候都会驱车三四个小时特意去那里给孩子看,不用打针,挺好的。

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宋成元的儿子突患喉头水肿,呼吸困难,急需抢救。赶巧邻村的一个村民找来,说刚出生几天的儿子得了急病,生命垂危。宋成元当即决定,把儿子送到镇卫生所让别的医生抢救,自己先去抢救村民的儿子。因抢救及时,村民的儿子平安了。当宋成元半夜赶到家时,自己的儿子仍在昏迷的输液中。

在农村,老人有时候如果生病,要去到镇上医院的话,距离有点远,一般就喜欢到村诊所看看,现在村诊所也都可以办医疗报销了,也方便。而且一般村诊所医生医术还蛮厉害,经验比较丰富,多半都是全科全能。我觉得我们老家那个村诊所医生儿科方面真是厉害,据说是祖传的。虽然没有那个医生的什么技术职称,但是医术确实有名气的。

宋成元说:“当医生就得奉献,关键时刻要经得起考验。是不是把病人当亲人,就看这关键时刻如何选择。”

还有,村诊所医生会上门给病人打针。有时候,我们那边有老人在家,不肯去医院的,乡里乡亲都熟,村医生他会上门打针,或时不时的看看情况什么的,也不会额外收费。

请宋成元看病的多,来诊所看病的更多,甚至有很多林州市以外的人。宋成元说:“这些人来一趟很不容易,不仅要努力给他们治病,还要给他们亲人般的温暖。”

这是及其有必要的一件事情,在农村里面治病求医和吃穿住行以及上学一样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情。我家就是农村的,我对此深有感触。

病人来诊所看病,只要赶上饭点,宋成元通通免费管饭。最多的时候,有10多个病人在家吃饭。林州市茶店乡70岁的李随玉来诊所看病,中午正好赶上宋家吃饺子。当热气腾腾的饺子端到李随玉面前时,这个老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吃完后他握着宋成元的手说:“我在家都好久没吃过饺子了。”

农村里面的卫生所有哪些功能?

首先治疗农民的日常换季流行性感冒,这是很有必要的,其次对于村子里面的老人小孩子以及个别孕妇都是很有必要的,再次对于村子里面某些突发性疾病具有缓解治疗的作用,可以为抢救和急救赢得宝贵的时间,最后可以说是村子里面的保护神,尤其是对于偏远交通不方便的农村。

来诊所看病的,有的走路,有的骑摩托车,有的骑自行车。有的来时没下雨,走时下雨了。为此,宋成元又专门拜师学习了修自行车、摩托车和修鞋等技术,准备了打气筒。车坏了,他免费修;鞋坏了,他也免费修;摩托车没油了,他免费加油;电动车没电了,他免费给充电;下雨了,他免费送雨伞……

保留的原因:

现在国家都是实行一村一卫生所,并且有的专门配有医护人员,这些医护人员有专门的从业资格证和职业性证书。

对于农村医疗保险体系的完善和农村疾病的预防与管控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不但能够帮村子老人们检查像高血压、糖尿病、心血管病,还可以预防老人们的各种突发性疾病。

除此之外农村每年定期组织的农村群体的检查,可以有效预防一些顽疾,比如癌症、乳腺癌、妇科疾病等等。

也解决了村民看病难,看病院的难题,村子有了卫生所,村民们再也不一大早上甚至是前一天去县城或者是镇上排队去看病了。

宋成元说:“山区百姓看病不容易,只要能跑得动,我希望跑遍林州的所有村庄,给村民义诊、看病。”(记者李运海)

补助:

资金上面对于农村医疗工作者的补助,这样有利于职业的稳定性;

有些地区甚至医疗器械简陋与落后,建议补助相关的医疗设备和器械,这样可以提高农村卫生所看病的质量;

定期对村卫生医护人员组织培训,这样可以让他们认识到工作的重要性已经专业知识和技能的提升,以便于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这是我的回答!我是万宁宁,喜欢和大家一起说说三农的那些事儿!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发表自己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你觉得村里卫生室有必要保留或补助吗?

新医改以后,原来的村卫生室,卫生所、医疗点等统一合并,国家将村级医疗机构统一称为村卫生室。现如今的农村卫生室工作人员,大部分是由以前农村的赤脚医生兼任。作为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个人觉得非常有必要保留村卫生室,并要给予补助。

首先,村卫生室更能方便村民们看病就医。村卫生室一般都设立在村委会附近,行政村的核心位置,以方便人们看病。在农村,有些村落离城镇较远,农民也不是每家每户都有车,所以一有个头疼脑热的去城镇看病很不方便。而且在城镇看病,需要挂号、就诊、拍片等手续繁琐不说,看个小病,各种费用加起来,也让农民很是吃不消。而村卫生室的医务人员,大部分由过去的赤脚医生担任,他们诊病经验丰富,医术不比城镇的医生差,一般小病只是开点药,几天就可以康复,花销很少,而且村医还可以上门帮村民们看病。上门服务,这对于现在以留守老人和儿童为主的农村来说,真是非常必要,也是必须的。所以比起乡镇及县城的医院,村卫生室更受村民们的欢迎,也更让他们拥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其次,现在的农村卫生室,是国家政策所倡导设立的。在农村,国家规定每个行政村都要设立一个卫生室,卫生室里最基本的诊疗医疗器材都有配备,而且最近几年设备逐渐完善,管理也更加规范化了。人才方面,国家每年都会招聘大量的高学历的村医,鼓励大学生到基层一线目服务,的就是让村卫生室有更好的医务人员,以便农民群众能得到更好的医疗服务水平。

结合以上两点,我觉得村卫生室是人民群众所需要的,很有必要保留的。至于对村卫生室的补助,我觉得也是很有必要的,因为目前的农村卫生室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医务工作者都有欠缺。如果国家在村卫生室工作人员及设备物资方面给予补助,那么会调动村卫生室工作人员积极性,也让村民们能提升看病环境。

我是【村官阿丽】头条号三农领域创作者、基层一线扶贫人员,我希望与大家一起交流三农问题,探讨扶贫新策,欢迎大家的关注!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