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冰上丝绸之路,中国和俄罗斯大王说要共同搞的

0 Comment

摘要:
作为十九大之后首位访华的国外高层政要,外界早有揣测,梅德韦杰夫此行绝不会是空手而来。果不其然,就在跟习近平主席的会面中,一个颇具亮点的概念进入公众视线——“冰上丝绸之路”。
…11月2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访华作为十九大之后首位访华的国外高层政要,外界早有揣测,梅德韦杰夫此行绝不会是空手而来。果不其然,就在跟习近平主席的会面中,一个颇具亮点的概念进入公众视线——“冰上丝绸之路”。  习近平原话是这么说的:要做好“一带一路”建设同欧亚经济联盟对接,努力推动滨海国际运输走廊等项目落地,共同开展北极航道开发和利用合作,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倡议大家已经很熟悉了,但“冰上丝绸之路”是什么?背后的战略意义又在哪里?  提出  其实,“冰上丝绸之路”这一概念并非首次提出。  今年7月4日,习主席在莫斯科会见梅德韦杰夫的时候,双方就已经正式提出了这一概念:“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当然,如果我们再把时间轴往前推一点,会发现,这个概念酝酿至少两年了。  2015年,中俄总理第二十次会晤联合公报中,
“冰上丝绸之路”的雏形就已经出现,当时的表述是“加强北方海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  到第21次联合会晤公报中,表述变为,“对联合开发北方海航道运输潜力的前景进行研究”;  到了今年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
“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一框架就更明晰了。普京明确说:“希望中国能利用北极航道,把北极航道同‘一带一路’连接起来。”  “冰”,显然是北冰洋;所谓“冰上”呢,就是通过北冰洋向欧洲开辟北极航道;而“冰上丝绸之路”,就是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  需要说明的是,一般我们所说的北极航道,包括了“东北航道”和“西北航道”,两条航道都能穿过北冰洋,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而俄罗斯邀请与中国合作共建的,是东北航道。  这条航道,西起西北欧北部海域,东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途经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新西伯利亚海,和白令海峡,是连接东北亚与西欧最短的海上航线。地理不太好的同学,可以看下面这张图,更直观一点。意义  要建设一条穿越北极圈的航道,其难度可想而知。那为什么中国高层领导人会回应俄罗斯的这一提议呢?  从大方向上来说,建设海上航道,毫无疑问是为了发展海上航运。毕竟,在我国,90%的外贸货物运输量都要依赖海运。目前,中国的远洋航线虽然不少,但是通往欧洲的航线有限,且面临着各种成本、安全等问题。如果按照传统的航运路线走,中国要想和欧洲等进行国贸易往来,必须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印度洋和苏伊士运河才能到达欧洲各港口,如果你的油轮重量超过21万吨(苏伊士运河的限载量),则还要绕更远的路,从非洲好望角走,费时费力费钱。  相比之下,北极东北航道有一些优势。作为东亚连接北欧、东欧及西港地区的最短航线,相比传统的航线,?
它可以缩短三分之一的航程。航程缩短,就意味着航运的耗油等成本降低。  数据更有说服力。据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极地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测算,一旦北极东北航道正式开通,我国沿海诸港到北美东岸的航程,比巴拿马运河传统航线缩短2000到3500海里;上海以北港口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将比传统航线航程短25%-55%,每年可节省533亿到1274亿美元的国际贸易海运成本。北极东北航道(红)与传统航道(绿)示意图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则是安全。目前,我国去往欧洲的传统的航运线路,正是要途经东南亚、南亚和西亚等区域,这部分地区包含的种族、宗教和文化等问题极其复杂,恐怖主义、极端事件频频发生,海盗猖獗,不稳定因素极多,对航运安全是很大的威胁。  相较之下,“冰上丝绸之路”的沿线国家比较单一,主要经过俄罗斯北部地区,不稳定因素相对减少。同时,北极圈的特殊地理环境,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免遭海盗的侵袭,提升航行安全程度。  格局  又能降低成本、提升运输效率,又能规避一定的安全问题,那为什么“冰上丝绸之路”的开发至今还停留在初步阶段呢?  困难就蕴含在机遇之中:开发成本高,且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毕竟,“冰上丝绸之路”沿线的自然环境恶劣程度,也比传统航道要高上不少。  恶劣到什么程度呢?北冰洋常年维持在零下40℃到零下20
℃之间,海面长年累月结着冰,一年中只有两三个月,海面冰层能够融化。也就是说,一年12个月,只有两三个月能够正常航行。但是,从商业的角度看,这显然是不够的。  此外,这片水域历来缺乏准确可靠的航行资料,且有大量的浮冰、冰山,都给航行的船舶带来巨大的挑战;自然环境一差,基建的种种问问也接踵而来,东北航道沿途补给点很少、基础设施明显滞后。加之长期得不到开发,沿途的营商环境也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比如俄目前在这一航道实施的高额“导航费”,也是不菲的成本);开发这一路线,显然也需要大量资金和技术投入。  要知道,一直到2012年,中国的“雪龙”号才先后穿越了5个北冰洋边缘海,成功首航东北航道;一年后,中远航运的“永盛”轮则成功在东北航道实行商业性试航,驶上了从中国到欧洲的“便捷之旅”。机遇  严峻的道路摆在这儿了,走还是不走呢?  风物长宜放眼量。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等人就认为,一旦实现东北航道的开发和“沿北极经济圈”的互联互通,将对中国未来30年至50年内全球发展空间的拓展,带来极大经济价值、政治价值和战略价值。  何以见得?  众所周知,俄罗斯资源非常丰富,是世界天然气资源储备最丰富的国家;北极圈以内的就更不用说了,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未被发现的、技术上可采的常规石油、天然气和天然气凝液的蕴藏量可能为4120亿桶油当量。  相比之下,中国资源储备不足问题就有些严重了。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中国石油的探明储量是2.4万亿吨,约占全球总储量的1%,天然气探明储量3.1万亿立方米,仅占全球储量的1.7%,未来我国的能源体系仍将高度依赖外部,以石油为例,国际原子能机构预测2020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达到68%。可见,北极东北航道一旦开通,北极地区将成为另一个重要能源产地和能源出口地,而到时,中国无疑能够占到先机。  同样,随着气候条件的变化,北极航道的商业价值可能会在未来持续提升。有专家预测,到2020年,北冰洋通航时间可能延长至6个月,甚至到2030年,北冰洋将全年通航。  中俄两国在北极圈也有过成功的合作先例。如俄罗斯亚马尔LNG项目,曾一度无人问津,因为没有人相信它可以在如此严峻的极地条件下推进。但2013年中石油进来了,持股20%。自此,每年有400万吨液化气运往中国市场。  而这片曾经是荒原的土地上也建起了各种基础设施:1400万吨/年卸货量的物料码头、两个年运输量1700-1800万吨的LNG和凝析油工艺码头、机场、学校、技校、医院也纷纷落地。LNG项目的推进,无疑为“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历史的机遇和挑战从来都是并存的。怎么走,可能需要更强的“破冰”勇气,以及更多的实践探索。

1月26日,中国政府发表首份北极政策文件——《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其中指出,中国发起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重要合作倡议,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为促进北极地区互联互通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带来合作机遇。

此举一出,引起外界高度关注。英国广播公司表示,这是“雄心勃勃的改变中国与欧洲以及其他地区陆海联系的更大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合众国际社报道指出,“从油气到拓展‘一带一路’建设,中国表示已准备好推动北极国际合作”。彭博新闻社网站认为,此次“一带一路”扩容再次表明,正当唐纳德·特朗普带领美国“向内看”之际,中国则渴望在全球发挥更大作用。

那么,何谓“冰上丝绸之路”,它的来历、现状和前景如何?

“冰上丝绸之路”是指穿越北极圈,连接北美、东亚和西欧三大经济中心的海运航道。它主要包括俄罗斯沿岸的东北航道,和经加拿大北部北极群岛的西北航道,与北极航道的开发密不可分。

按传统航线,中国要想与欧洲等国进行贸易往来,必须经过马六甲海峡、印度洋和苏伊士运河才能到达欧洲各港口,如果油轮重量超过苏伊士运河的限载量21万吨,还得从非洲好望角绕行。

相比之下,途经俄罗斯的东北航道可以将航程缩短1/3。它西起西北欧北部海域,东到符拉迪沃斯托克,途经巴伦支海、喀拉海、拉普捷夫海、新西伯利亚海和白令海峡,是连接东北亚与西欧最短的海上航线。

早在2015年,中俄总理第20次会晤联合公报中,“冰上丝绸之路”已见雏形。当时的表述是“加强北方海航道开发利用合作,开展北极航运研究”。到了第21次联合会晤公报时,表述变为“对联合开发北方海航道运输潜力的前景进行研究”。

2017年5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希望中国能利用北极航道,把北极航道同‘一带一路’连接起来。”

2017年7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莫斯科会见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时,明确提出了“冰上丝绸之路”这一概念。习近平表示,“要开展北极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落实好有关互联互通项目。”

4个月后在北京会见梅德韦杰夫时,习近平再次表示,要共同开展北极航道开发和利用合作,打造“冰上丝绸之路”。

由此可见,“冰上丝绸之路”这一概念酝酿已久,在中俄双方共同推动下,成为“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内的又一重要议题。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孙凯认为,《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国愿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各方共建‘冰上丝绸之路’”,由此,“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从理念正式进入到了行动的阶段。

事实上,行动已然开始。比如,2月9日,中远海运日本株式会社与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在东京联合举办“中远海运北极航线客户推介会”,吸引了40多家知名日本企业代表前来。

北极地区丰富的资源、独特的地理意义以及航运价值,使得该地区战略价值十分重要。随着全球变暖,北极海冰加速消融,中俄、中欧来往北极航道的船舶将逐年增多。这条贯穿欧亚大陆和北美航道的航线,有望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运输干线。

虽非北极国家,但北极对中国有重要战略意义。一方面,北极航道是一条商业航道。中国90%的外贸货物运输都依赖海运,据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极地战略研究室主任张侠测算,“冰上丝绸之路”将使上海以北港口到欧洲西部、北海、波罗的海等港口的航线航程缩短25%-55%,每年可节省533亿到1274亿美元国际贸易海运成本。

另一方面,北极航道也是一条安全稳定的能源之路。美国地质局发布的报告称,北极地区未探明油气资源占全世界未探明油气资源的22%,其中包含了全球30%未被发现的天然气和13%的石油,且大部分在水深不足500米的近岸。我国能源需求对外依存度高,此举可以开辟新的海外能源基地。

开发北极航道,不仅有利于中国、俄罗斯与西欧、北欧国家的往来,对日韩等东亚国家也非常有利。

最积极参与北极航道的莫过于俄罗斯,北极航道是俄罗斯连接东西方贸易最为便利、高效的交通运输线。为了“还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重提“远东开发战略”和“北极开发战略”。然而,由于石油价格下降以及乌克兰危机后西方对俄罗斯的多轮制裁,俄罗斯经济出现严重倒退。资金不足让俄罗斯在建设北极航道上捉襟见肘。

俄罗斯的想法与中国“冰上丝绸之路”的计划一拍即合。

近些年,中俄在北极商业合作逐年加深。中俄能源合作重大项目——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已正式投产,该项目被普京称为“俄中友好合作的鲜明例子”;北极地区最大城市阿尔汉格尔斯克市的深水港口改造项目,已确定有中国企业参与;两国交通部门正商谈《中俄极地水域海事合作谅解备忘录》,不断完善北极开发合作的政策和法律基础。

除俄罗斯之外,自中国提出“冰上丝绸之路”后,不少北极国家对此反响热烈。

冰岛驻华大使古士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冰中两国在诸多领域都有合作的潜力,而北极合作将开启冰中关系新篇章。“冰上丝绸之路”将为中国与冰岛在北极基建领域合作带来新的机遇。

芬兰对“冰上丝绸之路”也表示出浓厚的兴趣。芬兰希望推动其国内“北极走廊”计划与“冰上丝绸之路”对接,从而成为联通北极和欧亚大陆的枢纽国家。“冰上丝绸之路”若延伸至北欧,将大大增加北冰洋方向与北欧国家间往来贸易运输量。

白皮书指出,中国对北极资源的合理利用包括参与北极航道开发利用,参与油气和矿产等非生物资源的开发利用,参与渔业等生物资源的养护和利用,参与旅游资源开发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杨剑表示,中国政府倡导的是多方合作共商共建北极“冰上丝绸之路”,并将经济合作的重点放在北极航道和能源合作开发的前瞻性投资上。

在航道的开发与利用方面,新通道不断被开辟。2017年10月9日,科考船“雪龙”号完成第8次北极科学考察任务,抵达上海长江口水域。本次科考首次穿越北极中央航道和西北航道。加上2012年“雪龙”号首次成功穿越东北航道,至此完成了北极三大航道的航行。

北极科考船的成功航行,为中国商船开辟北极航道积累了大量经验,助力北极航道的商业开发与利用。

2013年8月15日至9月10日,历经27天7931海里的航行,中远海运集团所属永盛轮顺利靠泊荷兰鹿特丹港,成为第一艘成功经北极东北航道到达欧洲的中国商船。2015年,永盛轮完成“再航北极、双向通行”任务。

截至目前,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特运公司在北极东北航道派出船舶10艘、执行14个航次任务。2018年,计划新造三艘冰级36000载重吨多用途船,作为北极东北航道常态化运营的主力船舶。未来中远海运还将继续派出船舶,实现北极航线常态化商业运营。

政府层面,也为北极航道的开发做了大量工作。

交通运输部海事局于2014年9月18日,出版了《北极东北航道航行指南》,为计划航行北极东北航道的中国籍船舶提供包括海图、航线、海冰、气象、航行方法、引航破冰服务、应急、沿岸国法律法规等内容的全方位航海保障服务。

2017年12月,中国编制完成《北极东北航道通信指南》。指南以图文结合的形式,标注了自中国东部沿海出发经白令海峡至北极东北航道沿岸17个主要海岸电台分布及业务开放情况,为北极东北航道船舶运输提供参考。

当然,在推进“冰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过程中,也面临着不少困难。

北极恶劣的自然环境以及薄弱的基础设施,使开发“冰上丝绸之路”成本高,且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北极航道并不具备全年通航的资格,北冰洋温度常年维持在零下20度到零下40度之间,一年仅有两三个月海面冰层能够融化。从商业角度来看,时间显然太短了。

北极对于环境变化非常敏感,这要求参与北极治理、开发者要有很高的科研水平。参与撰写白皮书的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所所长助理赵隆表示,和北极圈国家比较,中国在科研水平上是后来者、追赶者,对北极航道的探索与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亟待提高科研水平。

即使困难重重,中国建设“冰上丝绸之路”的脚步也不会停止。事实上,许多重大项目已有进展。

比如能源合作开发方面,中俄合作进展良好。在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中,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全价值链参与该项目运作。截至2017年10月底,中俄双方已签订96%产量共计1478万吨液化天然气长期销售协议。中石油与中国工商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丝路基金,一共为项目完成等值190亿美元国际融资,占比达63%。

如今,《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使建设“冰上丝绸之路”有了“指北针”。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表示,中国将依托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与俄罗斯等有意愿的国家共同建设“冰上丝绸之路”。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