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Trump和她的白痴团队,诺奖得主痛批Trump政策上洋相百出

0 Comment


本文编译于纽约时报1月15日刊,标题为“Donald Trump And His Team Of
Morons”。作者保罗·克鲁格曼系美国着名经济学家,2008因其在国际贸易与经济地理学领域的贡献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在美国的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次政策性灾难。然而,如当下联邦政府停摆这般的无妄之灾,依然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我也同样想不出还有哪一出政策灾难,是如这次一般,完全由个人造成的。特朗普(专题)曾准确无疑地告诉两位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我将是那个让联邦政府关门的人,”并进一步指出“我不会把这件事归咎于你们。”很显然,这是个谎言。  没有谁是孤军奋战的,尽管特朗普看起来很像。如果不去了解和承认环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人的“非凡”素养,你没法完全理解特朗普如今在政策上的丑态百出。当然,我说的“非凡”,是指非同一般的低素质。林肯总统有一个像他对手一样的团队;而特朗普,拥有的是一个弱智一般的团队。(注:美国前总统林肯曾与他的团队意见不合,而他最终整合了他的团队,并挽救了局势动荡中的美国。)  如果这听起来太刻薄了。那就让我们来看看最近来自特朗普行政管理团队的两位成员的经济报告。可以预见,这些报告是关于糟糕经济形势的,这已经可以说得上是既定事实了。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人连照本宣科的能力都没有;他们甚至连他们右翼的谎言都圆不下去。  首先要说的是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凯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当他被问及当前无薪水能领的联邦政府雇员们的困境时,即便不是一个公共关系专家,也应该表现出一些同情,不管是不是真的感同身受。毕竟,这方面的报道已经有很多了,诸如交通运输保安部的雇员去食品银行(Food
bank)领取救济食品,海岸警备队建议雇员们进行旧物出售以维持生计等等。  所以正确的回应方式应该包含对政府雇员们的关心,然后把责任丢给类似“不想阻止棕色人种强奸犯的民主党”之类的人。但哈塞特没有这样,他宣称现在一切都好,雇员们实际上“更好”了,因为他们不用浪费他们的公休假期就可以放假。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看看他对于向富人多征税是怎么说的。什么?你说肖恩不是特朗普行政管理团队的一员?可以确信的是,他在各种意义上都与特朗普团队有所牵连。事实上,福克斯新闻不仅仅是国家电视台,比起国务院或者国防部的所谓专家们,这家电视台的主持人显然有更好的途径和总统先生接触。(注: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美国电视和广播谈话类节目主持人、政治评论员;在福克斯新闻主持政治评论节目。)  肖恩声称,提高对富裕阶层的税收会有损美国的经济,因为这样会使“富人们不再为他们的休闲娱乐活动去购买游艇,”也“不会再花大把的钱去度假。”  嗯……这可不是一个保守派应该给出的答案。你应该坚持低税收给了富人们真正勤奋工作的动力,而不是使他们的奢华假期变得更容易。你应该声称低税收鼓励了富人们存钱并且把钱用在发展商业上,而不是帮助了他们买新游艇。  即便你支持低税收的真实理由,是低税收能使你的富人朋友们过上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你也不应该大声说出来的。  我要重申一下,这些事情的关键不在于特朗普的圈子根本不关心美国的普通家庭,不负责任的说——能是这样就不错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这一点上竟然如此的偏离,以至于连怎么假装关心中产阶级或是如何掩饰他们的虚伪都不知道。  所以特朗普的团队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他们甚至连表现出一点假的民粹主义都做不到?  我认为,有两个答案。一个答案通用于现代保守主义,一个答案仅针对特朗普个人。  这个通用的答案是:要做一个现代保守派,就像是要把你的全部生命投入到一个非主流教派中去,这个教派极少接触外界的观念甚至是说话方式。在教派内部,对正常工作生活的美国人的蔑视是非常普遍的——比如时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埃里克·康托尔(Eric
contor),其通过赞扬企业主的形式来庆祝劳动节。同样普遍的还有对财富的崇拜。而对于这个非主流教派的成员来说,要记住不以这种方式与外界交流,是很困难的。  然后谈谈特朗普个人的影响。通常来讲,为美国总统工作是使事业上升的催化剂,能使你的履历变得更赏心悦目。然而,特朗普在任总统的这段时期,是如此混乱不堪,其身为总统的声誉还因其与外国可能存在的瓜葛而被潜在的损害。以至于任何与他有关系的人都受到牵连——这也是为什么,在仅仅两年时间里,就有一大串或心灰意冷或名誉扫地的人选择离开特朗普。  那么在这样的时候,谁还愿意继续为特朗普效力呢?只有那些已经完全没声望的人了,而这样的原因,通常是他们在从事的领域里非常差劲。毫无疑问的是,保守派中还是有一部分人,有足够的聪明才智和自控能力来道貌岸然地说谎,或者至少保留一点借口说辞,来使他们在捍卫特朗普的政策时看起来不那么愚蠢。但这部分人已经躲藏起来了。  一年前,我曾指出过,特朗普的行政管理团队,正使政府变成有史以来最糟糕最愚蠢的政府。然而,自那以后,情况还在变得更糟糕更愚蠢。而且,我们仍然没有触底。

那么在这样的时候,谁还愿意继续为特朗普效力呢?只有那些已经完全没声望的人了,而这样的原因,通常是他们在从事的领域里非常差劲。毫无疑问的是,保守派中还是有一部分人,有足够的聪明才智和自控能力来道貌岸然地说谎,或者至少保留一点借口说辞,来使他们在捍卫特朗普的政策时看起来不那么愚蠢。但这部分人已经躲藏起来了。

所以正确的回应方式应该包含对政府雇员们的关心,然后把责任丢给类似“不想阻止棕色人种强奸犯的民主党”之类的人。但哈塞特没有这样,他宣称现在一切都好,雇员们实际上“更好”了,因为他们不用浪费他们的公休假期就可以放假。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肖恩·汉尼提,看看他对于向富人多征税是怎么说的。什么?你说肖恩不是特朗普行政管理团队的一员?可以确信的是,他在各种意义上都与特朗普团队有所牵连。事实上,福克斯新闻不仅仅是国家电视台,比起国务院或者国防部的所谓专家们,这家电视台的主持人显然有更好的途径和总统先生接触。(注:肖恩·汉尼提,美国电视和广播谈话类节目主持人、政治评论员;在福克斯新闻主持政治评论节目。)

一年前,我曾指出过,特朗普的行政管理团队,正使政府变成有史以来最糟糕最愚蠢的政府。然而,自那以后,情况还在变得更糟糕更愚蠢。而且,我们仍然没有触底。

图片 1

没有谁是孤军奋战的,尽管特朗普看起来很像。如果不去了解和承认环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人的“非凡”素养,你没法完全理解特朗普如今在政策上的丑态百出。当然,我说的“非凡”,是指非同一般的低素质。林肯总统有一个像他对手一样的团队;而特朗普,拥有的是一个弱智一般的团队。(注:美国前总统林肯曾与他的团队意见不合,而他最终整合了他的团队,并挽救了局势动荡中的美国。)

图片 2

嗯……这可不是一个保守派应该给出的答案。你应该坚持低税收给了富人们真正勤奋工作的动力,而不是使他们的奢华假期变得更容易。你应该声称低税收鼓励了富人们存钱并且把钱用在发展商业上,而不是帮助了他们买新游艇。

如果这听起来太刻薄了。那就让我们来看看最近来自特朗普行政管理团队的两位成员的经济报告。可以预见,这些报告是关于糟糕经济形势的,这已经可以说得上是既定事实了。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两人连照本宣科的能力都没有;他们甚至连他们右翼的谎言都圆不下去。

我也同样想不出还有哪一出政策灾难,是如这次一般,完全由个人造成的。特朗普曾准确无疑地告诉两位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和南希·佩洛西,“我将是那个让联邦政府关门的人,”并进一步指出“我不会把这件事归咎于你们。”很显然,这是个谎言。

我认为,有两个答案。一个答案通用于现代保守主义,一个答案仅针对特朗普个人。

肖恩声称,提高对富裕阶层的税收会有损美国的经济,因为这样会使“富人们不再为他们的休闲娱乐活动去购买游艇,也不会再花大把的钱去度假。

图片 3

这个通用的答案是:要做一个现代保守派,就像是要把你的全部生命投入到一个非主流教派中去,这个教派极少接触外界的观念甚至是说话方式。在教派内部,对正常工作生活的美国人的蔑视是非常普遍的——比如时任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埃里克·康托尔,其通过赞扬企业主的形式来庆祝劳动节。同样普遍的还有对财富的崇拜。而对于这个非主流教派的成员来说,要记住不以这种方式与外界交流,是很困难的。

原文刊载纽约时报1月15日,标题为“Donald Trump And His Team Of
Morons”。作者保罗·克鲁格曼系美国着名经济学家,2008因其在国际贸易与经济地理学领域的贡献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所以特朗普的团队到底有什么问题?为什么他们甚至连表现出一点假的民粹主义都做不到?

首先要说的是特朗普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凯文·哈塞特,当他被问及当前无薪水能领的联邦政府雇员们的困境时,即便不是一个公共关系专家,也应该表现出一些同情,不管是不是真的感同身受。毕竟,这方面的报道已经有很多了,诸如交通运输保安部的雇员去食品银行领取救济食品,海岸警备队建议雇员们进行旧物出售以维持生计等等。

在美国的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次政策性灾难。然而,如当下联邦政府停摆这般的无妄之灾,依然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我要重申一下,这些事情的关键不在于特朗普的圈子根本不关心美国的普通家庭,不负责任的说——能是这样就不错了。真正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在这一点上竟然如此的偏离,以至于连怎么假装关心中产阶级或是如何掩饰他们的虚伪都不知道。

然后谈谈特朗普个人的影响。通常来讲,为美国总统工作是使事业上升的催化剂,能使你的履历变得更赏心悦目。然而,特朗普在任总统的这段时期,是如此混乱不堪,其身为总统的声誉还因其与外国可能存在的瓜葛而被潜在的损害。以至于任何与他有关系的人都受到牵连——这也是为什么,在仅仅两年时间里,就有一大串或心灰意冷或名誉扫地的人选择离开特朗普。

即便你支持低税收的真实理由,是低税收能使你的富人朋友们过上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你也不应该大声说出来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