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财富对美利坚合众国经济整合的影响不明显,美经济接轨改良

0 Comment

油价已多次越过诸多经济学家界定的危险水平,但并没有如市场预期那样对美国经济构成明显影响,美国经济仍维持稳健的增长势头。

摘要:
近期陆续出炉的各项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复苏好于预期;图为纽约华尔街一角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周三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月末和3月份全美各地经济继续扩张,Fed
12个辖区中大部分均报告经济活动全面改善。据《华尔街日报》报道,Fed在最新一美经济继续改善
复苏已成共识近期陆续出炉的各项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复苏好于预期;图为纽约华尔街一角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周三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月末和3月份全美各地经济继续扩张,Fed
12个辖区中大部分均报告经济活动全面改善。据《华尔街日报》报道,Fed在最新一期的黄皮书报告中称,疲软的就业市场也有所改善,制造业招聘活动依然活跃,继续带动就业增长。大宗商品和原材料成本上升导致部分企业提高产品价格,但各地区和行业将涨价因素转嫁给消费者的能力不同。由于薪资压力不大,报告中几乎没有通货膨胀担忧迹象。本期黄皮书是由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Richmond)基于4月4日之前收集的信息准备的,将用在Fed于4月26-27日日召开的下一次政策会议上。报告称,所有的12个辖区报告均显示,自上期报告发布以来整体经济活动继续扩张。美国多数地区零售额上升,且制造业增长强劲。报告显示,波士顿地区的零售商公布的业绩喜忧参半,里士满地区零售情况依然疲软。不过,其他地区消费者支出均至少实现小幅上升,纽约地区零售额增长强劲。黄皮书称,尽管汽油和食品价格上涨且就业市场持续疲软,3月份美国消费者支出依然具有弹性。不过,住房和贸易领域仍对经济构成拖累;预计第一季度经济将较2010年末3.0%的增速有所放缓。黄皮书称,虽然报告基本向好,但部分辖区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依然较高。很多公司担心北非和中东的骚乱可能导致油价进一步上涨,他们也对日本地震和核危机的影响感到不安。波士顿、费城、里士满、亚特兰大、芝加哥、明尼阿波利斯和达拉斯等地区的联邦储备银行均提到,受日本大灾影响辖区内的公司已出现销售和生产中断,或者预期会出现此类中断。黄皮书称,投入成本在上升,以石油为基础的产品、棉花和其他农产品的生产成本增幅尤为明显。有几个地区的货运商提高了燃油附加费。波士顿的部分制造企业提高了产品价格。但在芝加哥和亚特兰大地区,成功上调价格的零售和建筑商不多。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an
Francisco)称,除了食品和汽油,在其他产品方面,企业将生产成本上升因素转嫁给消费者的能力有限。多数地区薪资压力不大,原因是虽然就业市场有所改善,但依然疲软,雇员无法争取加薪,因此多数Fed官员预计通货膨胀将处于控制范围。这进而使Fed得以保持宽松政策以促进经济增长、降低失业率。经济学家:美经济年内加快复苏步伐IMF:全球经济复苏仍将低靡

  面对人们的种种忧虑,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hicago)的最新报告则支持央行的上述观点,即认为能源在经济中的地位正在日渐降低。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两位官员在6月份的《Fed
Letter》报告中表示,尽管近年来能源支出占家庭总支出的比例在不断上升,但仍低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及中期水平。这份报告是由David
Cashin和Leslie McGranahan撰写的。

  然而,对于正在以每加仑3美元的汽油价格供养著运动型多用途车(SUV)的美国消费者而言,上述解释只不过是隔靴搔痒。对制造企业和服务企业的调查普遍显示,企业对能源成本的增加心存担忧,因此对于那些备受整体通货膨胀率上升困扰的人们来说,上述解释也于事无补。

  原因何在,经济学家指出,在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期间,整体能源支出及各类能源所占的支出比例的下降是由于能源消费价格和数量都在降低,其中在20世纪90年代表现最为明显。经济学家在2005年曾发现这种趋势在恶化,但当时还并不显著:家庭能源支出占总支出的比例小幅升至8.5%。据他们分析,去年该比例的上升是汽油及天然气支出增长的产物。

  Fed官员将经济具有的这种弹性主要归因于,能源在经济体系中占有的地位日益降低。这一观点也得到了私人机构经济学家的普遍认同。

  综合外电5月5日报道,美国经济最大的奥妙之处在于:它能经受一波又一波能源价格涨势的考验,维持稳健的增长势头。油价已多次越过诸多经济学家界定的危险水平,但并没有如市场预期那样给经济带来明显麻烦,仅对美国经济构成了轻微的增长阻力,而核心通货膨胀水平依然处于历史低位。

  至于能源为何对经济构成的影响并不明显,Cashin和McGranahan指出,这是由于不同的收入人群对能源价格高企的承受能力大不相同。他们强调称,在收入增长的同时,整体能源支出在总支出中所占的比例以及天然气和电力所占比例均在下降。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消费能力最强的群体能比较轻松地承受住能源价格上涨带来的负担。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近期致信共和党议员J. Gresham
Barrett表示,他认为自2003年以来,能源价格高企拖累每年的经济增长率下降了0.5-1个百分点,但鉴于油价不断创下新高,这样的经济表现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NYMEX六月原油期货最新报每桶69.55美元,自4月中旬以来首次跌破70美元,脱离了逾75美元的历史新高水平。

  经济学家指出,汽油成本在能源支出中占据的比例最高,其次是电力和天然气,而燃油仅占较小的一部分。燃油的主要用途体现为美国东北部地区的家庭取暖用油。

  经济学家们在报告中指出,在1990-2004年间,能源支出占家庭总支出的比例接近7%,低于20世纪80年代初的11%,也低于整个20世纪80年代的平均水平9%。

  报告同时指出,与油气价格的剧烈波动相比,电价则截然不同。电价波动较小并逐步下跌,原因可能在于政府对电力行业不断解除管制,加之煤价下跌。经济学家表示,地方政府的调控也可能帮助抑制了价格波动。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